首页 > 新闻 > 实时新闻
 
董明珠的三场硬仗:为什么我是网红,因为我好斗
2019-12-2709:34:41 阅读(188)
来源:网络

她是作风强硬的女企业家,也是话题长盛不衰的网红,常常被视为中国制造业的代言人。她敢言敢为,战斗力永远满格。她维护企业的利益,对内部腐败零容忍。她对赌互联网大佬,叫板渠道巨头,勇斗垄断资源的电器大卖场,维护公司对产品的定价权。很多时候,她是一个人在战斗,但她不惧怕站在聚光灯下。她坚持中国制造,钻研核心技术,探寻混改之路,始终保持着中国企业家的那份激情与梦想。

2019年度经济人物

董明珠的三场硬仗

本刊记者/闵杰

发于2019.12.30总第930期《中国新闻周刊》

在草木失色的深冬北京,董明珠笑得春风满面。

临近年末,董明珠频繁从珠海飞往北京,参加各媒体的颁奖典礼。她喜欢一个人出差,不带助理,因为对她来说,这些都是熟悉的“主场”。在中国企业领袖年会上,她谈起公开举报奥克斯空调:“我希望它改邪归正”。在《中国新闻周刊》的2019年度影响力颁奖礼上,她坦言:“为什么我是网红,因为我好斗”。

2019年,对董明珠是至关重要的一年,她打下了三场硬仗,而且赢得很漂亮。

从2012年接任董事长起,格力正式进入了“董明珠时代”。而2019年的三场硬仗,更像是董明珠通往“格力女皇”之路上的加冕礼。无论外界的目光是质疑还是仰望,她依然紧握权杖。

“改选前的博弈都是笑话”

对于董明珠能否连任董事长的猜测始于2016年11月,彼时,董明珠被免去格力集团董事长一职,仅担任上市公司格力电器董事长。当时持股18.22%的珠海格力集团是格力电器的大股东,而背后起决定性影响的是100%持股格力集团的珠海市国资委。

一直以来,格力电器与大股东格力集团,甚至与珠海市国资委关系不睦,从来就不是秘密。2003年至2006年,朱江洪领导的格力电器与格力集团因人事等问题发生激烈冲突,引发了一场空前的“父子之争”。2005年,珠海市以引进世界500强企业的名义,打算把势头正好的格力电器卖给美国开利集团。彼时,还不是董事长的董明珠,找到广东省委书记反映情况,以“民族品牌”的大义陈述格力电器被卖的后果,广东省调查组随即进入珠海调查格力电器收购一案。最终,收购案流产。

此后很长时间,董明珠率领的格力电器与母公司及国资委的关系依旧很僵。董明珠还曾公开“吐槽”国资委:“格力遇到困难的时候找国资委,国资委不搭理,让我们自己解决。但是遇到利益问题的时候,政府手就伸得很长,什么政府决定、国资委要求,可能就会出来。”

外界看来,与珠海国资委的关系紧张会导致她在2018年连任格力电器董事长“凶多吉少”。中小股东这时候似乎也没有站在董明珠这一边。2018年4月,格力发布了2017年年报,决定当年不分红。这个决定引发了一些投资者的不满,股价随之下跌。董明珠的这个决定,也让很多人替她担心,是否会得罪大量的中小股东,给连任董事长之路带来阻力。

“当时到期没有换届,是有诸多原因,主要是珠海市委市政府有新的思考,不存在外界传言的所谓‘博弈’,甚至说是国资委、企业、我个人几者利益之间的博弈。”董明珠说,这完全是个笑话,“一切都没有发生,真的什么都没有发生。”

“都是编出来的,感觉是童话故事。”她笑着,轻描谈写地对《中国新闻周刊》回忆,“外界都讲格力电器天天跟国资委斗,那是别人的说法,我不知道什么叫斗。人与人之间,企业与企业之间,有理念冲突的时候,错的要服从对的。格力电器这么多年来,不是因为国资委让它长大的,而是经营班子勤奋努力,才有了格力电器的今天。”

2018年2月,原深圳市委常委、秘书长郭永航出任珠海市委书记。新任领导班子的支持,给了董明珠更大的信心。

尽管如此,本该2018年5月就进行的换届选举,硬是拖了7个月之久,吊足了外界的胃口。直至2019年1月1日晚,格力电器发布了第十一届董事会候选人名单,董明珠继续位列其中,并在1月16日投票中高票过关。当时,董事会候选人投票采用累积投票制,董明珠的现场投票得票率高达134%,并获得新董事会的全票支持,连任董事长。

“这个结果很正常,如果不是这个结果,就不正常了。”董明珠对《中国新闻周刊》表示,格力发展的战略非常清晰,也是有使命感的企业,不会为某一个人去服务,也更不是为某一个人的利益存在,“不会让别人来左右它的命运。”

“十亿赌约在于观念的争执”

在最近的几年里,外界一直津津乐道于董明珠和雷军的“十亿赌约”,董明珠、雷军二人也都乐于“消费”这场赌局。

当时,格力电器在2012年营收突破1000亿元大关,董明珠因此底气十足。而小米只不过是互联网领域的新兵,2012年营收仅仅126亿元。一个已经是“中国制造”的巨头,而另一个是顶着“互联网思维”光环的后起之秀,这场赌约成了“传统制造业VS新兴互联网企业”的符号,代表的不仅是两家企业的较量,更像是两种模式的博弈。

此后的五年,“10亿赌局”从来没有被遗忘过。两家企业一旦营收出现波动,“赌局”之说又会被搬上桌面。

2015年,格力营收出现下滑,营收977.5亿元,比2014年骤降422亿元,回落到2012年的水平。无独有偶的是,2015年,小米手机的出货量也没有达到最初8000万部的预期,小米引爆的互联网思维和互联网手机模式也正在遭遇瓶颈。

董明珠在2016年中接受《中国新闻周刊》采访时,依然毫不示弱:“大家都说董明珠死定了,我活得好得很。放心,最后输的一定是他。”

2019年4月,悬念揭晓,格力电器以1981.2亿元营收,击败小米的1749亿元营收。董明珠赢了。

“当时他们(小米)都认为他们能赢,甚至很长一段时间来想十亿拿来怎么分。这个结果证明我们是对的,但实际我没要他的钱,我觉得这个十亿在过程中是一个观念的争执,真正不是为了赌这十个亿,我觉得价值在于我们怎么认知传统产业和现代产业。”董明珠在最近表示。

不过,虽然数字上赢了,但实际上,董明珠赢得并不轻松。

在订下赌约之时,两家企业体量差异巨大。当时,格力电器已经是营收超过千亿的公司了,而小米公司营收126亿,不足格力的五分之一。而五年之后,格力电器营收增长了800多亿元,而小米则增长了超过1600亿元,增幅是格力的2倍。

实际上,这五年,董明珠过的有点辛苦,收购珠海银隆、进军新能源汽车行业受挫,跨界并购之路走得异常艰辛。

自格力抛出新能源汽车计划以来,质疑之声便不绝于耳。在2018年10月底的临时股东大会上,尽管对珠海银隆的收购方案以66.96%的支持率获得股东大会通过,但中小股东却对包括募集配套资金议案在内的多达15项议案投了否决票,让格力的收购计划受到重挫,最终无奈终止收购事宜。

在银隆新能源困局背后,反映出的是股东对于格力业务多元化的焦虑。此前,董明珠曾提出过下一个“五年计划”,寄希望在2023年实现6000亿的营收,这等于要再造一个格力电器。在手机和新能源汽车领域进展不顺之后,董明珠将目前希望寄托在格力电器的另一大新业务板块:智能装备。

对于这一个董事长任期的“小目标”,董明珠告诉《中国新闻周刊》:“我希望我们在智能装备上,为更多中国企业服务,让他们摆脱依靠进口装备,而由格力来提供。”

“我不是混改大赢家”

对于董明珠和格力来说,今年最“惊心动魄”的一场硬仗,还是持续半年之久的“格力混改”。

2019年4月1日,格力电器发布公告,第一大股东格力集团正筹划转让所持有的部分格力电器股权,可能涉及公司控制权变动。董明珠并不排斥资本,也不排斥混改,但她排斥“野蛮人”。早在宝能和万科股权之争时,董明珠就明确表示:“宝能伤害过格力,但这不是一个单一的宝能、万科、格力的问题,这是一个现象。”

这一次,当格力电器15%的股权即将易主,董明珠再次把“丑话说在前面”,抵御“野蛮人”入主格力,就算自己不能继续担任董事长职位,也不允许出现“野蛮人”。

历时半年之后,高瓴资本花费416亿元现金流,最终成为接盘者。高瓴资本创始人为张磊,他深刻洞悉董明珠不欢迎“野蛮人”的心态,曾表示:高瓴资本最重要的投资经验就是让企业家坐在C位上,尊重企业家精神、尊重行业规律、尊重企业员工。

在一些观察者看来,在这场混改中,董明珠成了最大赢家,几乎赢得了一切:经过一系列巧妙的设计安排,董明珠确保了在格力电器董事会的主导地位,同时,以董明珠为首的管理层的财务收益也有了明确的保障,不仅可以获得基金公司的管理报酬和收益分成,未来还可获得格力电器4%的股权激励,保守估计将超过100亿元。

《财新周刊》的报道中如此总结:“除了2016年以来的宝能和万科之争,少有如此精彩深刻的经典案例。格力改制,既涉及利益的大范围转换、让渡与再分配,也对未来的公司发展起着决定性作用。”

对于“最大赢家”的说法,董明珠并不认可,“我在格力电器30年了,从来没有为自己的利益去思考,这个团队始终把企业当做自己的使命来对待。”

在她看来,实际上,国有资本才是“最大赢家”。

“国有资产当初投资只有3000万左右,这么多年分红拿走了八九十亿元,这次混改又变现拿走了400亿元,同时还保留了格力电器3%左右的股份,从资本角度看,它是绝对的大赢家。”董明珠告诉《中国新闻周刊》,对珠海市来说,这400亿元现金意义更为重大,可以以此撬动几千亿元的资金杠杆,“这400亿会给珠海市带来更多高科技产业协同发展,这是非常有价值的一件事情。”

“政府选择出让股权是对的,高瓴资本的进入选择也是对的。”董明珠如此评价这次“混改”,通过股权改革,把格力电器变成一个真正公众化的、市场化的、法制化的上市公司,“为上市公司树立一个样本,什么才叫好的上市公司?格力电器的混改,起到了这个作用。”

董明珠从不否认自己对于格力的意义,“一个企业要有领军人物,企业出现问题,问题在哪里,都是一把手的问题,企业文化也来自一把手。但她不喜欢“格力女皇”这顶帽子,认为那都是外界根据想象强加给她的,“我是公仆,领导人有了权力以后,会付出更多。”

“听说格力员工有点怕你?”面对这个问题,董明珠温柔笑答:“还好吧?我没什么感觉。”

她解释:“我不希望他们怕我,但他们知道我对工作要求很严格,我允许犯错,但不要犯太低级的错误。对于格力的研发团队,有的做了十几年才有突破,我从来没有责备过。”

作为格力电器董事长,董明珠的这一届任期将到2022年1月,届时董明珠68岁。“女皇”也终有退休的一天,对于格力和董明珠来说,未来的一个最大未知数在于:如何找到一个可以接替董明珠的人?


  • 01 屡次被拒后,特朗普再邀杜特尔特访
  • 02 进出武汉须检测体温,超38℃进一
  • 03 “霸座”被曝光男子起诉央视侵犯名
  • 04 香港中联办主任骆惠宁拜会林郑月娥
  • 05 董明珠的三场硬仗:为什么我是网红
  • 06 银行员工伪造43人资料骗贷 自审
  • 07 中方:对巴西参与共建“一带一路”
  • 08 “一带一路”国际技能大赛将于本月
  • 09 “一带一路”倡议与自贸区战略联动
  • 10 4月二线城市土地市场集体升温 刷
  • 11 比特币价格大涨突破8千美元
  • 12 新华时评:认清美方倒打一耙的把戏